彭博新欧洲总部办公大楼 Bloomberg’s new European by Foster +Partners

 

全球领先的商业、金融信息和财经资讯提供商彭博(Bloomberg)新欧洲总部位于伦敦英格兰银行和圣保罗大教堂之间。由诺曼福斯特事务所设计的这座建筑,被评为“世界最可持续的办公大楼”

 

 

以下文字来自设计腕儿(designwire)

大楼占据了整个街区,3.2英亩的场地中包含两座建筑,由一座廊桥相连。廊桥下方的人行道激活了其所在的Watling大街,这座古老的罗马式街道贯穿了整个场地。Bloomberg拱廊街如今成为了城市中的一条重要通道,餐厅和咖啡厅遍布在首层,后退于由柱廊构成的波浪形的带顶立面之后。三个公共广场分别位于拱廊街的两端以及大楼主入口的前方,为方圆一英里的范围带来全新的城市空间。

 

 

建筑的高度保证了圣保罗教堂的主要视野不受遮挡,同时显示出了对附近历史建筑的充分尊重。以砂岩打造的结构框架定义出鲜明的立面,一系列巨大的古铜色“扇片”为通高的玻璃墙带来荫蔽,同时与旁边的法院大楼形成呼应。扇片的大小、倾斜度和密度依据朝向和日光照射的不同而产生变化,在为建筑带来视觉层次和韵律的同时,还构成了自然通风系统的一部分。

 

 

诺曼·福斯特说:“从一开始,我们便与Mike Bloomberg商谈建造一座精致优雅的石砌建筑,要在呼应历史环境的同时清晰地体现出其自身的时代特征,成为伦敦的一位不折不扣的优秀邻居。我们希望这座建筑具备由内至外的整体性和连续性,为Bloomberg提供一个具有启发性、革新性、动态且协作的办公空间,因为这些也正是公司的核心价值所在。总而言之,我们与Bloomberg建立了相互的信任,我们坚信新的大楼将拥有最优的可持续性,凭借全新的公共空间,它将不仅为其使用者带来舒适安乐,更将为伦敦居民的日常生活带来积极而有意义的影响。”

 

 

 

艺术是该项目中的一个关键角色,根据场地特性分布在建筑内外。Cristina Iglesias的水景雕塑“Forgotten Streams”致敬了曾流经于该场地的沃尔布鲁克河,定义出位于Bloomberg拱廊街两端的公共区域。建筑内部还遍布着Michael Craig-Martin、Olafur Eliasson、Arturo Herrera、Langlands and Bell、David Tremlett和Pae White等人的作品。总部大楼所在的场地还是古罗马密特拉神庙(Roman Temple of Mithras)的遗址所在,新的解说中心和文化中心将为游客带来沉浸式的神庙游览体验,以重新唤起场地的历史。

 

 

宏伟的门廊构成了大楼的主入口,建筑在此形成两个新的城市广场。广场之下还有一个通往Bank Underground车站的入口,同样属于项目中的一部分,与滑铁卢及城市地铁线相连。走进主入口,行人将首先穿越接待大厅,随后被卷入“旋涡”当中——由倾斜而弯曲的木质壳体构成的富有戏剧感的双层高空间,其独特的造型回应了Bloomberg富有活力和能量的气质。这些旋扭着的外壳在顶端形成了一道孔径,上面装置着Olafur Eliasson的作品“没有过去就没有未来”(No Future Is Possible Without A Past)。以此为起点,高速的全玻璃电梯可将行人直接送至六层——隐藏的机械设备同样是为大楼专门打造的革新式设计。

 

 

一条螺旋阶梯坡道连接起了建筑的每一层空间,它的外形呈优雅连续的环状,为空间增加了几分戏剧性。坡道采用青铜覆面,被设计成了一个连接和会面的场所。人们可以在这里简短地和同事聊上几句,而不会影响到行走中的人流。

 

 

 

位于六层的两层通高的“食品室”是建筑的核心,该空间围绕Bloomberg的公司精神设计,体现了合作与共享的重要性。这个区域充满活力,每个经过这里的人都有更多机会参与到聚会和漫谈中。食品室上层设有新月形的单独聚餐空间,越过矮墙人们可以俯瞰整个中央区域,从美丽的景观图案中激发设计灵感。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