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岩松MAD事务所朝阳公园广场墨色山水概念建筑完工

 

记得去年下半年到朝阳公园打网球,当时的这两座“大黑楼”的主体已经基本完工,方圆几里地就可以看到。那时幕墙还没有清洗,看上去脏兮兮的有点像从地下钻出来的两座假山。

 

 

其实本站在2014年就报道过MAD事务所的这个项目,当时名为“骏豪中央公园广场”。那时只有效果图,看上去相当概念,特别写意,而如今已经脱去“包装”,站在了世人面前。至于对它的评价就留给大伙吧。

对了,Hufton+Crow工作室是这组照片的建筑摄影师,为意境表达增色不少。

 

 

以下内容来自MAD

马岩松和他带领的MAD建筑事务所历经6年,近日完成了“墨色山水”——朝阳公园广场及阿玛尼公寓建筑群。地处北京CBD最大的公园,朝阳公园的南面,建筑群总建筑面积约22万平方米,由10座建筑组成,高低错落,好像一幅展开的山水画卷,又像是一组盆景。设计以中国山水艺术为灵感,在城市中心重塑大型的建筑关系,再现了“峰、涧、溪、石、谷、林”等自然形态和空间。

 

 

不同于纽约中央公园边上那些强调边界围合感的现代建筑,北京这组极具未来感的建筑更加强调自然向城市的延伸和渗透,将城市中的人造物“自然化”,运用中国古典园林建筑中“借景”的办法,突破了朝阳公园与城市的界线,使自然和人造景观交相辉映,使人融情于景。

 

 

“在现代主义城市中,建筑作为一种人工物,更多被看作是资本、权力或者技术的象征,而自然则是另一种客观存在,这和东方传统城市中将建筑和自然结合进行人工雕琢而产生整体意境的做法非常不同。”建筑师马岩松表示,“将自然人工化,将人工物自然化,便会模糊各自的边界。人和自然不是主客体的关系,也就不存在现代逻辑中人应该保护自然还是破坏自然的争论。所有人的行为和情感都是自然的一部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基地北侧紧邻公园湖面的不对称双塔办公楼,像是两座破土而出的山峰,挺拔于湖面之上。连接双塔的中庭空间以拉索作为玻璃屋顶结构,通透明亮。

 

 

多座小尺度的低层商业办公建筑,如被山涧长期冲刷的山石,错落有致、相互退让,围合成一个隐秘又开放的城市花园。

 

 

基地西南较独立的两栋阿玛尼多层公寓延续了“空中庭院”的概念,错层的设计让每户都拥有更多的日照和与自然亲近的机会。

 

 

整体环境塑造带着平滑曲面光泽的黑白两色,制造出安静并神秘、独立于纷繁的城市环境。穿插于黑色建筑中的景观运用了松,竹,石,潭等传统元素,暗示与古典空间有一种深层次的关联。

日本平面大师原研哉亲自为项目设计了标识导视系统,将“简单”与“精致”融进整体设计中。

 

 

朝阳公园广场获得了美国绿色建筑协会LEED金奖认证,“山水”的理念同时也体现在技术革新上——双塔外立面纵向突出的脊线内部,设置了通向每个楼层的通风过滤系统,可将过滤后的自然通风引入每一层空间。

 

 

双塔南侧的水景景观,除了优化视觉外,同时也是有力的降温剂——空气穿过水景沿着双塔脊线在内部流动,为双塔提供清爽新鲜的通风。

 

 

这座全球最高的曲面玻璃幕墙建筑所使用的深色玻璃,除了可使自然光全方位透入建筑外,玻璃的深颜色也有效地减少阳光直射所产生的热能。

 

 

朝阳公园广场完成于充满现代摩天楼的北京中央商务区,但它真正要隔空对话的是北京这座古典城市——规划中反映着人与自然在精神上相互依存的哲学,也呈现出大型的山水园林的格局。在建筑历史学家王明贤的画作中,他将朝阳公园广场拼贴于古典山水绘画中,尽显和谐融洽,不同于她在城市现实中和周边城市环境互不融合的关系。对于这种反差,马岩松说,“我认为这不是我们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这个城市本来的文化脉络什么时候消失了?中国城市没有必要追随西方工业文明的脚步,而应该设法创造出一种不同的城市,在精神文化高度上能和那些具有东方自然哲学和智慧的古典城市相提并论的新城市。”

 

 

建筑历史学家王明贤曾将朝阳公园广场置入山水画作中

Architecture historian Wang Mingxian nserted the project into a shanshui painting

 

转载须注明: 内容转载自:灵感日报

本文链接地址: 马岩松MAD事务所朝阳公园广场墨色山水概念建筑完工